圣母大学不应该主持蒙克顿

作者:常镖

<p>6月30日,巴黎圣母院大学打算主持由世界上最华丽的气候变化否认者之一克里斯托弗·蒙克顿勋爵的讲座</p><p>在得知此事后,我写了一封致Notre Dame的公开信,抗议他们的决定并要求他们取消讲座</p><p>我非常强烈地感到,圣母大学的行为是对学术界的背叛,我在澳大利亚及其他地区的许多学术同事都表示赞同</p><p>这封信得到了澳大利亚一些气候科学,政策和法律领域领先研究人员的广泛支持</p><p>可靠的学术研究的货币是学术诚信</p><p>学术诚信需要诚实,公平,最重要的是要严谨</p><p>学术界和学术机构的声誉依赖于同伴评审过程严格维护和支持的诚信</p><p>我们接受培训,以尊重学术过程并相应地进行研究</p><p>与任何学术研究一样,气候变化研究遵循这些指导原则</p><p>还有像蒙克顿勋爵这样的人物</p><p>蒙克顿没有科学资格(他接受过经典和新闻培训)</p><p>他声称科学家不可能预测或理解地球气候的行为</p><p>他声称气候科学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欺诈行为”</p><p>他破坏,嘲笑和滥用学术诚信的价值观</p><p>他指责气候研究人员为获得研究经费而进行虚假研究</p><p>他恶意歪曲了这项研究</p><p>尊重同行评审的气候科学会导致蒙克顿将你称为纳粹,独裁,法西斯,共产主义者,或者(如果你还年轻的话)是希特勒青年的一员</p><p> Monckton最近将Ross Garnaut教授比作一名纳粹分子,显示了一张幻灯片,上面写着Garnaut旁边的一个纳粹记录,并声称教授希望人们“毫无疑问地接受权威”</p><p>他称之为法西斯主义观点</p><p>对澳大利亚最受尊敬的经济学家和整个学术界来说,这是一个令人发指的诽谤</p><p>当像约翰亚伯拉罕教授这样的科学家仔细审查蒙克顿对同行评审科学研究的歪曲时,蒙克顿指责他们“故意不诚实”地攻击他的诚信和声誉,并威胁起诉他们</p><p>很明显,Monckton不熟悉同行评审过程,似乎不想参与其中</p><p>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他的主张无法经受审查</p><p>这让我想起了蒙特利尔大学主持蒙克顿演讲的“自豪”决定</p><p>在其赞助人之一(Hancock Prospecting,赞助Monckton的讲座)的竞标中,该大学正在向Monckton借出其难以置信的信誉</p><p> Notre Dame有责任通过与其他澳大利亚大学站在一起谴责Monckton等人物来保持学术和科学研究的完整性</p><p>这些数字歪曲并破坏了那些坚持学术标准的人的工作</p><p>大学用平台提供这样的观点是非常不合适的</p><p>克里斯托弗·蒙克顿(Christopher Monckton)享有像我们所有人一样自由发言的自由,我不会挑战这一点</p><p>我所面临的挑战是一所大学将其权力赋予蒙克顿的合适性,正如马尔科姆·特恩布尔上周所指出的那样,他只不过是“一个杂耍艺术家”</p><p>特恩布尔先生进一步指出,蒙克顿“在政治上或科学上都没有信誉,特别是在英国......并且是一个专业的煽动者</p><p>”一个声名卓着的大学会邀请那些否定艾滋病毒与艾滋病或吸烟与肺癌之间联系的人来说话医科学生</p><p>一个声誉卓着的大学会邀请创造论的倡导者与生物学学生交谈吗</p><p>一个声誉良好的大学是否会邀请没有科学资格的气候变化丹尼尔与地球物理学学生交流</p><p>每个问题的答案都必须是否定的,....

上一篇 : Leann Til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