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 - 特权还是权利?

作者:双枣

<p>去年10月,一位底特律破产法官宣布,水无疑是生命所必需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实施免费且价格合理的水</p><p>他指的是城市中拖欠两个月水费的穷人,他们的服务暂停</p><p>法官明确认为获得饮用水是一种特权,而非权利</p><p>冷血</p><p>好吧,记住,他只是反映了整个国家的政策</p><p> 2007年,美国对“联合国关于获得安全饮用水作为基本人权的宣言”作出了否定的回应</p><p>美国代表团表示“我们不同意国际法规定的水权</p><p>”与底特律法官一样,我国政府很快补充说,水对生命至关重要</p><p>此外,我们的联合国代表团同意政府有责任确保所有公民都能获得饮用水</p><p>只有责任是“不合法的”</p><p>换句话说,我们相信每个人都有权喝水;我们只是不想在法律上有义务强制执行这项权利</p><p>听起来像个警察!我们的联邦政府进一步质疑我们的决心,告诉联合国众所周知,美国的公民知道他们的公民可以获得安全用水</p><p>许多其他国家尚未证明这样一个国家的含糊不清</p><p>最后,联合国193个成员国中有177个国家正式承认环境权是一项人权</p><p>事实上,其中90人的宪法中有一种特定的语言,肯定了个人享有清洁健康环境的权利</p><p>我们是否会效仿,虽然有些人可能会认为我们有</p><p> “独立宣言”宣称人民“拥有不可剥夺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权</p><p>”由于美国早期淡水资源的丰富性,通用液体的使用更多地被视为财产权而非人权</p><p>但由于人口,发展和污染,随着水资源可及性的降低,这一价值体系的任何原因都会消失</p><p>我们的政客可能会担心,确保获得饮用水将使我们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p><p>无论如何,有效的执法将是困难的</p><p>如何确保那些可以付钱的人和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它</p><p>我们是否认识到,拥有清洁环境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将使我们能够在困难的发展中国家补贴这一目标</p><p>有许多方法可以消除不良行为,“联合国人权宣言”中没有一个国家负责在另一个国家强制执行环境权利</p><p>至于社会主义的威胁,它是一种红鱿鱼</p><p>私营部门参与饮用水分配在美国很受欢迎,与政府当局合作也很常见</p><p>无论安排如何,当客户在法律上无法支付水费时,....